第七十三章 狠狠地敲打

    ()“你來看!

    席應情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輕輕劃出一個大圓,頓時青光如水,組成一面明鏡,明鏡中正是江南在武圣閣通關的情形。

    他沒有將江南打通后面幾關的情形重演出來,而是只有前三關。

    “這么快?”

    洛花音看到鏡花水月之中,江南在第一關時簡直是摧枯拉朽一般,橫掃所有妖獸,速度之快,即便是她也不禁吃了一驚。

    更為關鍵的是,江南一直沒有動手,而是以真氣化形,演化出種種武學!

    第二關也是如此!

    到了第三關,他甚至沒有施展任何武學,而是是憑借強橫身軀將這些妖獸統統震死。

    “這小家伙,即使不用那種小手段,他也能打通武圣閣前八關!”

    洛花音看出江南的厲害之處,喃喃道:“第九關的話,他便沒有可能了,不過用弓箭堵井的方法,也能過去!

    江南所使用的武學,自然不入她的法眼,這種武學在玄天圣宗中根本不入流,但是江南卻偏偏以這種低級武學,發揮出高等武學的威力,這只能說明,他的確是個可造之材!

    席應情微微一笑,道:“師妹,這小鬼人小,鬼點子卻多,估計是打算藏拙來著。他的來歷我都已經知曉,來歷清白,出身自中土一個小國的這書香世家,天災發生時,他逃往建武國。說來倒巧,他與我圣宗另一個弟子江琳是一家人,江琳是他妹妹,如今在韓芳師姐門下。師妹,你若是教不好他,便不要耽誤他的前程,索性把他送給韓芳師姐或者讓他拜入我的門下。你意下如何?”

    “師兄,你想搶我的得意門生?”

    洛花音原本便想收一個弟子玩玩,如今聽到江南的資質還在她預料之上,自然更加不肯放手,笑道:“你放心,不出十年,我一定能把他調教成圣宗年輕一輩中最強的高手!”

    席應情微微皺眉,他之所以喚洛花音前來,就是擔心洛花音教不好弟子,自己這個師妹雖然資質極佳,修為強橫,在玄天圣宗能夠排的上前五,但是絕對不會是一個好師傅。

    自從洛花音拜入圣宗以來,圣宗便沒有安寧過,她大大咧咧,玩心又重,詭計多端,又結交魔道妖人,甚至連圣宗的自己人也屢屢被她欺負,因此洛花音才會被人在背地里稱作圣宗的恥辱。

    席應情也是擔心江南這根好苗子交給洛花音教導,會教導成另一副樣子。

    “師妹,你既然一心想要收他為弟子,那么我們不如打個賭好了!

    席應情微微一笑,道:“康兒,你過來,這是你洛師叔!

    一個少年從后殿中走出,這少年氣度沉穩,年紀與江南仿佛,也是十四五歲年紀,向洛花音欠身道:“令狐康見過洛師叔!

    席應情笑道:“師妹,去年康兒拜入我圣宗,被我收為弟子,如今已經修成神輪。既然你說將來把那江南培育成圣宗年輕一輩的第一人,那么咱們便來賭一賭,十年之后,江南若是能勝過我這個弟子,便算是我輸了,我送給你一套神府級的法寶。若是他敗了,便是你輸了,別的我不要,只要你將領袖峰三個字抹去,然后閉關百年不出。你意下如何?”

    洛花音瞥了那少年令狐康一眼:“令狐康?是去年那個打通武圣閣的小家伙么?”

    席應情點頭,洛花音思索片刻,咬了咬銀牙,毅然道:“我賭了!”

    “師妹,不送!

    席應情目送她風風火火離去,微笑道:“洛師妹,希望你能好好教導這個弟子,萬萬不要讓我失望,萬萬不要把他教導成你這個樣子,否則……”

    他也有些頭大,喃喃道:“否則我玄天圣宗便有兩個禍害了……”

    洛花音離開宗主峰,趕往領袖峰,心道:“江南那個小家伙,主要是靠作弊才能打通武圣閣,而令狐康卻是真正憑借自己的實力打通武圣閣,資質本來便比江南高一些,而且兩人拜入我圣宗相差了一年多時間。修行之道,一步慢,步步慢,相差一線便需要花費不知多少努力才能追上!看來我需痛下狠手,這樣才能讓他追上令狐康……”

    待她來到翠云宮,抬頭看去,只覺宮中有一股小小的氣息在醞釀,心中微微詫異:“我這個弟子倒不懶惰,居然知道自行修煉,不用我來督促。只是想趕上令狐康那個小子,僅靠努力卻還不成!

    她走入宮中,但見江南八條手臂千變萬化,眉心之處結成一道神念之輪,同時肉身力量在不斷攀升,甚至便是連翠云宮內的天地靈氣也被他隱隱牽動,向他體內涌去。

    “混元一氣孔雀明王經!已經修煉到開始牽引天地靈氣了么?這是神輪強者修煉時才有的征兆!”

    洛花音又是小小的驚訝一下,心中突然開心起來:“這么難學的心法,僅僅是內罡境界便開始牽引天地靈氣,這小鬼的資質絕不會比令狐康差了,十年之后孰勝孰負,尚未可知!”

    “掌教師兄調教弟子,走的是正道,根基穩固,一步步向前推進,我若是按照正常方式教導江南,定然不會勝過他!

    洛花音暗暗思索,心道:“因此我只能劍走偏鋒,用邪門歪道來調教他,方有可能獲勝。呵呵,不知道圣宗之中會不會多出一個大魔頭,真是期待啊……”

    突然,翠云宮上空的太陽元氣劇烈涌動,竟然化作一道肉眼可見的細細光柱從空中垂落,涌入宮內!

    宮中,真氣交錯發出錚錚的脆響,如同一個鋼鐵巨人,洛花音看去,卻是江南站起身來,開始施展孔雀明王經的招式,身軀一動,便有鋼鐵爭鳴之聲,八臂一動,便將空氣打爆!

    他的每一拳每一腳,速度都快過聲音,八臂齊動,簡直就是一尊大孔雀明王,只是身后的孔雀翎和一身三面還未修煉出來!

    “孔雀翎乃是一種極為厲害的大神通,他沒有煉出孔雀翎也在情理之中。而一身三面也是一種神通,觀六路八方,天眼通,地眼通,耳聰目明!

    洛花音對孔雀明王經也有所了解,心道:“不過,僅憑一套孔雀明王經便想與宗主一脈的子弟爭雄,卻還欠缺了一些!

    卻在此時,江南身側突然傳來浪濤澎湃之聲,虎象龍吟,神木沖撞,蓮花劍雨,竟然將他從前所學也施展出來,他并非是一招一式施展,而是借助孔雀明王經的八臂,每一只手施展一門功法,頓時攻勢猛烈了數倍!

    “不拘一格,的確是個人才,有與宗主一脈爭雄的資本!”

    洛花音眼睛終于亮了,暗暗點頭,不過江南所施展的武學之低微,卻讓她實在看不下去,咳嗽一聲,將江南從修煉中驚醒,道:“跟我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小子資質不差,應該狠狠地敲打一番,打擊他的驕傲,讓他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之處,謙虛下來,然后方能對我千依百順,聽我的調教!

    洛花音走出翠云宮,肅然道:“子川,你可知道你現在與真正的武道高手的差距?”

    江南頭一次見她嚴肅起來,也不禁肅然,點頭道:“曾經有人對我說過這一點,說我在建武國那種地方,可以稱雄一時,但遇到真正的武道高手便會吃虧!

    “你說的這個人倒有幾分見識!

    洛花音微微一笑,心道:“不過你還不知道自己與真正的武道高手的差距,現在為師便來讓你意識到這一點。翠翠,你過來!”

    一名穿著翠綠衣裙的少女聞言,連忙跑了過來,笑嘻嘻道:“峰主何事?”

    “翠翠已經煉成兩道神輪,修成神通二重,她的實力在我圣宗的入室弟子之中只能算是不入流!

    洛花音說到這里,笑道:“翠翠,你自封修為,只留下內罡中期的修為,然后和你大師兄交手。你不要下手太狠,給你大師兄留點面子!

    翠翠連忙稱是,當即自封一部分修為,只留下內罡的修為,躬身道:“大師兄,請!

    她身形一動,頓時罡氣化作真氣噴發,化作數以百計的刀劍,交錯爭鳴,宛如一曲仙樂!

    這是一種極為高明的心法,名叫萬劍鳴曲,神通級的絕學,要超過江南從前所修的龍虎象力訣等心法不知凡幾!

    數以百計的刀劍齊刷刷向江南劈頭蓋臉劈落,毫無半分破綻!

    這少女雖然長得柔弱,但動起手來卻極為潑辣,一出手便不留情。

    洛花音看到這里,暗暗點頭,心中頗為得意:“翠翠果然不愧是我親自調教出來的丫頭,打起來頗有我的風范。我需注意些,免得她將這小子打死了……”

    她剛剛想到這里,突然只見江南如同一頭犀牛般筆直迎上刀光劍雨,徑自沖了過去,無數刀劍落下,劈在他的身上當當作響,卻沒有能傷到他分毫!

    嘭!

    江南一掌推出,掌風呼嘯,將所有刀光劍雨統統拍碎,掌力過處,翠翠尖叫一聲翻滾而出,大字型貼在翠云宮的墻壁上,緩緩滑落!

    “呃……”

    洛花音張大小嘴巴,愕然的看著這一幕,心中有些惱羞成怒,翠翠站起身來,可憐巴巴的看向洛花音,一臉委屈,幾乎哭了出來:“峰主……”

    洛花音勉強笑道:“子川,為師剛才說翠翠在入室弟子之中只能算是不入流,你現在看到了吧?”

    江南收手,點頭道:“師尊教訓得沒錯,翠翠姐在同等境界下,的確有些弱了!

    翠翠聽到這話,更加委屈。洛花音笑道:“入室弟子的實力,嗯,很是強大……現在,翠翠你使出外罡的修為,再與大師兄過過手!”

    翠翠精神一震,罡氣嗤嗤破體而出,化作刀罡劍罡,威勢比剛才凌厲了不下十倍,劈頭蓋臉向江南攻去。

    江南再次如同犀牛般橫沖直撞,迎著刀光劍雨沖上前去,一掌拍出,只聽嘭的一聲巨響,那少女又發出一聲尖叫,倒飛而出,大字型貼在翠云宮上。

    c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四川快乐十二看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