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殺入萬妖谷(求推薦票。

    ()“辛龍子,我萬妖谷和你們玄天圣宗井水不犯河水,你來萬妖谷殺我同道,未免有些自視太高了!”

    與辛龍子交手的那頭大妖化作人形,乃是又黑又矮的老者,長著三縷胡須,賊眉鼠眼,很是精明,神通施展便是狼煙滾滾。

    這種狼煙乃是他采火山毒氣,配合自己體內的毒煙煉制而成,不僅蘊藏恐怖的毒性,惡臭逼人,而且威力也是不凡。

    狼煙時而化作一個巨大的骷髏頭,一口咬下,被辛龍子躲過,地面竟然被這骷髏頭啃得少了一大塊,骷髏頭散去,狼煙又化作一桿大槍,激射來去,又化作一柄長達數丈的黑色魔刀,上下劈砍。

    這道狼煙稱得上千變萬化,即便辛龍子修煉攬月手神通,一時片刻間也無法破去。

    突然,這道又化作一個漆黑的大葫蘆,葫蘆嘴打開,傳來恐怖的吸力,嗤的一聲將辛龍子吸了進去。

    嘭!

    漆黑大葫蘆突然炸開,辛龍子一拳將這個葫蘆打碎,破困而出,臉色卻變得蠟黃,趴在地上不斷嘔吐,似乎連膽汁都要吐了出來。

    “辛師兄,連區區一只神通四重的黃鼠狼精你也無法拿下,看來這段期間你的修為非但沒有進步,反而退步不少!

    距離辛龍子與那大妖交手之地不遠處,還站著兩位年輕男子,一位是青衣秀士,另一位則身穿布衣,分別是胡月生與步山二人,為辛龍子壓陣。

    雖說是為辛龍子壓陣,但兩人卻不斷出言打擊辛龍子,他們顯然都接了獵殺野狗道人的任務,同行是冤家,所以不斷打擊辛龍子的信心。

    雖說他們都是同門,但也是競爭者,爭的是功勞,憑的是本事,一個人得到功勞,總勝過三個人平分。

    “辛師兄,你若是拿不下這頭黃鼠狼,不如交給小弟如何?”

    步山微微一笑,輕聲道:“小弟替你斬殺這頭黃鼠狼,師兄你也可以保留幾分修為對付野狗道人!

    辛龍子頗為自負,聞言怒哼一聲,眉心一道神輪陡然光芒綻放,一口拳頭大小的小鼎從中飛出,不斷旋轉,越來越大,呼的一聲將那賊眉鼠眼老者的狼煙席卷一空,統統收入鼎中,鎮壓煉化!

    這口小鼎也是一種神通,上面繪畫山川河流,乃是苦舟閣第二層的一種神通,名叫山河鼎秀,能夠收取萬物。

    一道神輪意味著一種神通,辛龍子修成神通三重,三道神輪,修煉了三種神通,平日里他都是以攬月手對敵,就是為了避免自己其他兩種神通被人知曉,如今胡月生與步山兩人嘲弄激將之下,終于讓他暴露第二種神通!

    那賊眉鼠眼的老者雖然被辛龍子收去狼煙,卻絲毫不見驚慌,嘿嘿一笑:“辛龍子,我倒要看看你能收多少!”

    他撅起屁股,只聽雷鳴般的一聲爆響,又有一股狼煙從他胯下噴出,狂風席卷,濃煙滾滾,聲勢浩大。

    辛龍子臉色頓時鐵青,恨得咬牙切齒,明明這頭黃鼠狼精的修為和實力都要比他低,但卻滑不留手,一時片刻間無法將他拿下。

    步山與胡月生兩人看到辛龍子吃癟,哈哈大笑,樂不可支。

    “嗯?還有人窺視!”

    步山突然抬頭,目光凌厲,向半空中的神鷲妖王掃去,冷笑一聲,眉心三道神輪轉動,陡然從神輪中探出一只方圓畝許的大手,向神鷲妖王抓去,喝道:“給我下來!”

    神鷲妖王大怒,運轉上清神光,但見青光如瀑布般嘩啦沖下,迎著這只大手沖去,只聽轟得一聲巨響,步山的大手竟然將上清神光一掃而空,只是稍稍受阻一下,繼續向神鷲妖王抓去。

    神鷲妖王當即戾嘯一聲,雙爪探下,重重一捏,將這只大手捏碎。

    不過神鷲妖王畢竟才修煉上清神光一個多月的時間,根基不穩,修為沒有步山精純,兩只爪子都被震得顫抖不已。

    “這只大妖修煉的好像是我圣宗的絕學,上清神光!”

    步山與胡月生驚訝一下:“上清神光極為精深,乃是苦舟閣第三層的心法,可以修煉到道臺境,這頭大妖怎么會這種心法?”

    “他雖然修煉上清神光,但修為倒不如何強大,實力也是一般,應該是最近幾日才得到上清神光!”

    兩人對視一眼,正欲出手將神鷲妖王擒下,細細拷問,突然羅青從神鷲妖王背上探出頭來,高聲道:“兩位師兄不要動手,大家都是同門!”

    神鷲妖王降落下來,步山與胡月生看去,只見這頭巨鳥背上站著三男一女,年紀都不大,修為也不怎么高明,步山皺眉道:“你們都是外門的門生罷?怎么跑到萬妖谷這種兇險之地?還有,這頭大妖怎么會我圣宗的神通?”

    汪峰連忙道:“回師兄,這頭大妖是江師兄的坐騎,我們來萬妖谷的目的也是為了獵殺野狗道人!

    “江師兄?”

    步山向江南看去,心中詫異,道:“說吧,你的坐騎怎么會我圣宗道臺境的心法?”

    他的語氣令人很是不爽,有一種居高臨下的傲氣,其實這也難怪,外門的門生與記名弟子之間的地位差距極為懸殊,與門生說話,便已經是給對方面子了。

    不僅是他,即便是辛龍子也是如此,當初辛龍子出手擊傷野狗道人時,幾乎是以命令的語氣讓江南等人去玄天圣宗匯報此事。

    江南區區一個外罡強者,便擁有一頭神通大妖坐騎的事,他卻也沒有細想。

    畢竟玄天圣宗附近有著許多附庸在圣宗名下的國家,這些國家中有許多豪門大閥,勢力極大,那些世家大閥不放心自己的子弟,往往會派高手做隨從,拜入圣宗的門生之中,擁有神通強者做仆從的也不在少數。

    當然,也有些人擁有神通級大妖的坐騎。

    江南微微皺眉,笑道:“步師弟,我的坐騎修行道臺境的心法,那是我的事,與你無關!

    “步師弟?”

    步山啞然失笑,道:“你叫我步師弟?你可知道,只要成為記名弟子,身份便會大增,外門的門生哪怕你再尊貴,都要稱我一聲師兄,你居然叫我步師弟,沒大沒!”

    江南淡然道:“圣宗的規矩,我多少還是了解一些。我是入室弟子,稱你一聲師弟怎么便沒大沒小了?”

    步山心中不由咯噔一下,入室弟子的身份要比記名弟子高出許多,就算是拜入山門的時間晚一些,記名弟子也要恭恭敬敬的稱一聲師兄!

    這就是規矩!

    步山眼珠子一轉,冷笑道:“原來如此。不過江師兄,你可知你擅自將圣宗的道臺境絕學傳授給一頭大妖,這是違反師門的規矩?師門規定,擅自將自己所學的絕學傳授他人,便要追回功法,廢掉修為,逐出師門!”

    江南淡淡一笑:“這點規矩我還是知道的,無需你來解釋,也無需向你解釋!

    步山被噎了一下,氣道:“你拜在哪位長老門下?回去之后,我定然向你師尊好好匯報此事!”

    江南越發覺得此人形容討厭,索性懶得理他。

    步山氣得咬牙切齒,胡月生見狀,連忙笑道:“江師兄,我剛才聽你的意思是說,你們也接了師門任務,打算獵殺野狗道人。野狗道人乃是神通三重的強者,偷學了我圣宗的神通,實力非同小可,萬妖谷中更是大妖遍地,幾位還是離開此地為妙!

    “多謝胡師弟提醒!

    江南性格綿里藏針,吃軟不吃硬,對胡月生倒是和顏悅色,笑道:“不過,野狗道人曾經險些害我喪命,這筆仇無論如何我也要報!

    步山突然笑道:“憑你和這一幫子內罡外罡境界的門生,再加上一頭半吊子禿鷹,對付野狗道人只怕還不夠他塞牙縫!

    魏皓面色漲紅,結結巴巴道:“步師兄,話不能這樣說,咱們畢竟是同門……”

    “閉嘴!”

    步山瞪他一眼,冷冷道:“在我面前,也有你說話的份?”

    “步山,你也給我閉嘴!”

    江南面色沉了下來:“在我面前,豈容你大呼小叫?沒大沒!”

    步山氣得幾乎吐血,卻在此時,突然只聽一聲哈哈大笑從萬妖谷深處傳來,眾人循聲看去,只見妖云滾滾而來,妖云之中探出一個巨大的牛頭,兩只銳角如同兩把數丈長短的尖刀,聲音轟隆隆傳來:“辛龍子,步山,你們玄天圣宗自詡正道中人,但卻屢次殺我妖族,這次居然欺負我萬妖谷的門上來了,好大的膽子!”

    “人類就是口是心非!”

    又有一頭大妖化作白衣儒士,腳踩妖云向這邊而來,冷笑道:“你們人類自己尚且做不到濫殺無辜,偏偏用這種理由來指責我們妖族,說我妖族吃人,罪該萬死,然后便來殺我們,豈不是可笑?”

    “放屁!”

    胡月生微微皺眉,厲聲道:“天神大戰,毀了中土,其中有半數人慘死在天神大戰的余波之中,其他人卻大部分是死在你們手中!你們這群妖孽,自然是人人得而誅之!”

    又有一位老嫗拄著拐杖趕來,鶴發雞皮,咯咯笑道:“好個伶牙俐齒的小東西。你們玄天圣宗就在中土旁邊,若是果然有濟世之心,為何當年不出手救那些凡人,如今反倒怨我們吃人太多?再者,殺凡人最多的,是天上高高在上的那兩尊天神,怎么不見你們玄天圣宗替天行道,把那兩尊天神宰了?”

    江南心中一震,眼中露出復雜之色,心中喃喃道:“是啊,玄天圣宗為什么當時沒有救我們……”

    ————帝尊四月一號上架,預定一下各位書友手中的月票,宅豬會爆發酬謝!

    c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四川快乐十二看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