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翻天印法(第二更月票。

    ,迂腐!就算是同門之間也有競爭,何況咱們不是同門。

    那少年朱煜冷笑,突然神輪之中浮現出一把長達二十余丈的利劍,平平一削,那中年男子頓時身首異處,血灑長空,隨即被無數毒物撲來,將他吃得一干二凈!

    “我得到五毒幡,殺了你們也沒有人知道是我做的什么人?”

    朱煜眼中jing光暴shè,目光陡然轉頭向江南藏身之地掃來,隨即一道劍氣〖激〗shè而出,嗤的一聲將方圓畝許的山林夷為平地!

    劍氣震蕩,那些山石樹木統統化作膏粉,碎的不能再碎!

    呼!

    五毒幡震動,無數毒物撲出,蛀擁而來,眨眼間便將那里淹沒!

    他感應到江南的目光,痛下殺手,果斷至極,身軀又是一閃,落在那片廢墟之上,目光四下掃視,微微一怔:“沒有人?難道說我剛才感應有誤……”

    朱煜搖了搖頭,閃身離去。

    過了片刻,突然一道身形閃動,朱煜又出現在那里,目光凌厲四下掃視,依舊沒有發現什么,這才冷笑一聲,離開此地。

    “太玄圣宗的弟子,真是心狠手辣,正道的弟子,魔道的行徑!”

    江南悄然從附近走了出來,剛才朱煜殺人,他目光落在朱煜身上時便知不妙,高手尤其是朱煜這等強者,能夠感應到他人的目光,自己的視線落在他的身上便會被他感應到。

    江南當時立刻遠遠躲開,卻沒有立刻狂奔而去,以免被此人察覺,以朱煜的實力,想要追上他將他和神鷲妖王干掉簡直是輕而易舉因此躲藏在附近反而最是安全。

    不過躲藏在近處還需提防朱煜的攻擊范圍,江南的修為雖然不高,但是眼界見識卻絲毫不差,所躲藏的位置恰恰在朱煜的攻擊范圍之外。

    “不過朱煜說的不錯,在這種地方,無法無天,誰也不知對方的心意,一切還是要小心為上!苯闲闹邪档。

    這次經歷,給他的震撼極大正魔之間的界限也變得不再那么清晰。

    原本他雖然被江雪教導,對正魔之分并無如何看重,曾經也打算投靠星月魔宗,但是江南內心之中始終有個不成熟的看法,那就是正道中人大半都是正人君子偶爾才會出現一兩個敗類。**

    而剛才出現的一幕卻將他的這個想法擊碎,正道之中也并非全然是正人君子,作起惡來,甚至比魔道中人更加讓人難以防備,讓他心中生出jing惕!

    “主公,這里實在太危險了,不如咱們回去修煉一段時間再出來歷練也不遲!鄙聱愌醮騻冷戰,有些膽怯道。

    他們來到亂宴魔域便連續遭到三次殺劫,每次都是死里逃生,讓這頭妖王嚇破了膽。

    江南搖頭,像是在勸誡神鷲,又像是告誡自己:“遇到困難便退縮這樣的話,我何年何月才能站在姐姐的面前修煉就是如此,你不前進而是停留在原地的話,別人卻在前進,你便相當于后退,與別人的差距越來越遠!”

    “咱們走!”

    他一邊前行一邊推演翻天印神通,翻天印神通的威力極強,在那個姓廖的中年男子手中簡直就是一座大山蓋下,即便是朱煜的五毒幡這等神通八重的寶器一時片刻間也無法將他拿下。若非姓廖的中年男子全力對抗五毒幡,以朱煜的修為實力想要除掉他肯定要大費一番手腳。

    “這門翻天印神通,好像不僅僅是道臺級功法那么簡單!

    江南只覺魔鐘推演這門功法的速度越來越慢,幾乎與推算混元一氣孔雀明王經一樣艱難,心中一凜,頓知翻天印神通只怕有些與眾不同。

    “那個姓廖的并沒有見翻天印的威力徹底發揮出來,只是煉出一點皮毛,這門功法,絕對是我所見過的最強最猛的攻擊手段,甚至比師尊傳授我的大五行劍氣都要強悍不少!”

    魔鐘之上,翻天印的圖案漸漸凌駕在五行劍山之上,與混元一氣孔雀明王經并駕齊驅,已經可以稱之為經典級的絕學!

    江南拜入玄天圣宗三個多月的時間,孔雀明王經只被他從神輪級的功法推演到神通第二重,可見這門功法的強悍之處,而翻天印與孔雀明王經并駕齊驅,而且是從煉體一重開始推演,只怕huā費的時間更長!

    “若是能將翻天印推演出來,融入到我的魔獄萬象輪中,與魔鐘霸體神通融合,勢必又是一大殺手锏!”

    他卻并不知道,翻天印原本并非人間所能看到的法門,而是神明級的功法,那個姓廖的中年男子所在門派乃是朝圣宗,偶然間得到這門功法,不過卻是殘缺的心法。朝圣宗的前輩高人huā費百年時間來推演這門功法,始終不能完善,威力只相當于道臺級的功法,因此并未被人重視。

    而江南卻是靠著魔獄玄胎經強大的推演能力,開始將翻天印還原,讓這門湮沒在蕓蕓諸多功法之中的強大印法,漸漸顯現出它應有的威力!

    他所推演的翻天印神通,要比朝圣宗的翻天印更加完善,威力自然也不可同ri而語,真正的翻天印打下來時仿佛把蒼天翻一個過,直接蓋下!

    這門印法出自遠古的一個傳說,據說遠古時開天辟地之初,天地不穩定,有頂天的神山,撐住蒼天不讓天穹落下世界重歸混沌。后來這座神山被人攔腰打斷,神山崩塌,天也跟著塌了,星辰墜落,造成一場滅世之災。

    而翻天印出手時便是仿照神山斷裂,天塌地陷的情形!

    可想而知,江南若是槽這門功法推演到極高的境界,施展出來會有多么強悍的威力。

    只是想要將這門功法完完本本的推濤到神通的境界,卻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辦到。

    越是深入亂空魔域,江南便發現此地出沒的正魔兩道強者漸漸多了起來,而且還有妖族的強者神出鬼沒,各種靈藥也并不像從前那樣走上百十里才能碰到,而是每隔數十里往往便會有所發現。

    不過這些靈藥往往有大妖守護,這些大妖能夠修煉到如今的地步,全靠靈藥支撐,有些大妖甚至得到亂空魔教的傳承,也修得極為強橫的神通,甚至不乏有頂尖的強者,煉成道臺,實力強大至極,即便是朱煜那等強者在這里都要小心翼翼,也不敢過分放肆。

    江南只尋那些勢單力孤的大妖,與神鷲妖王聯手,一個引出大妖,另一個搶了靈藥便走,居然也被他們得手了幾次,得到幾株空青草和石生huā。

    空青草乃是生長在一片玉石之上,青青翠翠,如同玉漿,是一種提升資質的絕佳靈藥,服食這種靈藥可以讓資質得到大幅度提升,神智聰明,悟xing也遠勝從前。

    而石生huā則是一種提升修為的靈藥,藥效并不比火靈果遜sè,也是極為難得。

    “主公,我腦袋雖然不小,但是腦漿卻少得可憐,這空青草”

    神鷲妖王可憐巴巴看著他,小心陪笑道。

    江南忍俊不禁,將空青草丟給這頭大鳥。

    空青草雖然能夠提升資質,但對他來說卻用處不大,自從修煉魔獄玄胎經,他的資質無時無刻都在提升之中,再加上兜率神火和幽冥神水淬煉身軀,他的資質之佳,絕對可以在圣宗之中排上前三名!

    影響一個人資質的,主要便是身體中的雜質,身體污濁,則資質便差,沒有修行的本錢,身體純潔無垢,如同嬰兒初生,便屬于上等資質。

    至于悟xing,魔獄玄胎經對他的悟xing提升更是大得不可思議,江南修煉這門心法越久,見識越多,悟xing便是越高。

    況且還有混元一氣孔雀明王經在,八大明王神印的效果也對他的悟xing有著不小的提升,讓他神識清明,種種領悟可以融會貫通。

    神鷲妖王服下空青草,沒過多久便將靈藥的藥力煉化,神采奕奕,實力也有不小的提升,不由趾高氣昂,鳴鳴自得。

    江南分出一股罡氣涌入這頭妖王的〖體〗內,只見神鷲妖王的身軀被空青草改造一番,〖體〗內流淌的血液也變得純凈無暇,如同紅sè玉漿,而骨髏中的骨髓也似乎變成瓊漿玉液一般,顯然這種靈藥的藥力效果好的驚人。

    即便是兜率神火和幽冥神水,也很難從他〖體〗內淬煉出多少雜質。

    神鷲妖王自我感覺良好,叫道:“主公,我覺得前所未有的清醒和強大,若是再次遇到那個勞什子朱煜,老子一只爪子就能挑翻他!”

    “妖王真是厲害!

    江南贊嘆一句,心道:“空青草名不副實,這呆鳥的悟xing好像并沒有什么提升,倒是信心開始極度膨脹起來了,嗯?前面有人!”

    他突然感覺到前方又有數股極為強大的氣息沖天而起,心中微動,暗暗向神鷲妖王丟個眼sè,小心翼翼向前走去。經歷了這么多事,江南已經深知小心無過錯的道理,尤其是在亂空魔域這等無法無天之地,各種勢力混雜,甚至正道中人也互相殘殺,不容得他不小

    心。

    “是我玄天圣宗的弟子!”

    江南繞過一片山坳,看到前方六七位年輕男女在山林中穿行,他們的服飾正是玄天圣宗的服飾。

    “那是小妹!”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四川快乐十二看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