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明王神印

    江南越打越是暢快,越打真氣越是舒暢,突然招式一變,不再局限于龍虎象力訣,而是將自己所學的種種武學統統施展出來,諸如以柔克剛的江月破浪訣,大開大合的混元開碑手,小巧騰挪的貍貓十三撲,詭異陰邪的化血神功,無論功法高下,統統暢快淋漓的使出,與通靈彌猿以硬碰硬!

    “痛快,痛快!”

    他放聲大笑,自從他隨同江雪修行武道以來,歷經戰斗殺伐,但從前只是磨練武道,就算是與齊山交手時,也沒有能酣暢淋漓的大戰一場,如今終于可以肆無忌憚的將自己的實力、潛力統統爆發開來,心中只覺無比的歡悅!

    在這一瞬間,他甚至有一種將自己的所有武學統統融會貫通的感覺,舉手投足,無不合乎武道!

    他小小的身軀之中,竟然有一種讓人無法小覷的氣勢,宛如一個武道宗師!

    武道宗師,只有那些修煉到高深境界,對武道有著自己獨特感悟的強者,才配得上這一稱呼,沒想到江南這個修煉武道只有一年多時間的小小少年,竟然在煉膜這一境界時,便隱然有了宗師的心境和氣度!

    假以時日,他的見識增長,修為精深,必然可以完全當得起武道宗師這個稱謂!

    “那只通靈彌猿的嘯聲!還有其他聲音,仿佛是有人在與這頭通靈彌猿交手發出的碰撞聲!難道是其他人搜尋到了這頭靈猿?”

    遠處,齊鏞立刻聽到江南與通靈彌猿交手的爆響,眼中頓時精光四射,身形騰空而起,如同一頭大鷹,一起一落便是數丈,飛速向陽川河接近!

    “不對,這個聲音是龍虎象力訣的異響,還有江月破浪訣!”

    齊鏞奔行到近處,聽到龍吟虎嘯巨象長鳴種種異聲傳來,又有浪濤拍案,大江澎湃的聲響,心中不由一凜:“糟糕!莫非是王府的某位公子出游,結果遇到這頭妖獸?萬一這位公子受損,我的罪過就大了,就算不死,也要被廢掉所有修為!”

    他額頭冷汗津津,加快速度,與此同時,其他齊王府的高手也聽到通靈彌猿的嘯聲,幾乎同時向陽川河趕來!

    “公子勿慌,老奴前來救你!”

    江南與通靈彌猿交戰正酣,突然耳畔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心中不禁一沉:“齊鏞來了!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聽聞齊鏞乃是煉就外罡的高手,我如今被通靈彌猿纏住,如果被他發現我根本不是什么公子少爺,肯定連我與通靈彌猿一起宰了……”

    山林晃動,只見齊鏞一身灰袍雙袖震動,飄然飛出樹林,向這邊狂奔而來。[][~]

    江南當即不再猶豫,如同神象奔行,轟然與通靈彌猿撞在一起,無所保留的將自己所有的真氣爆發,一拳竟然將通靈彌猿轟得高高飛起,向齊鏞落去!

    “公子真是好身手!”

    齊鏞哈哈大笑,終于放下心來,陡然衣袖一揮,只見他真氣破體飛出,化作一道刀芒,在空中躍動不休,迎上通靈彌猿,刀芒圍繞這頭暴猿劈落切割,眨眼間便攻出不知多少記攻擊!

    嗤!

    通靈彌猿尚未落地,便被他生生砍下頭顱,血灑長空!

    “外罡高手,果然厲害!”

    江南看到這一幕,心中一驚,他與通靈彌猿交手不止一次,深知這頭暴猿有多厲害,通靈彌猿相當于煉成內罡的武道高手,而其身體更是強橫得不像話,甚至江雪彈指將它擊飛百丈,如此強大的力量都未曾傷到它!

    這也是江雪并未曾想殺它,但是擊飛百丈依舊毫發無傷,這種身體絕對比鐵石更加堅硬!

    而在齊鏞這個外罡高手面前,這頭暴猿卻連一招也沒有扛下,便直接被斬去了頭顱,齊鏞的真氣化作罡氣,比什么寶刀寶劍都要厲害,絕對是削鐵如泥!

    “我不知何時才能達到齊鏞這種水平,不過應該也不會太遙遠,只要我煉出舍利靈丹,別說內罡,就算修成神輪,也是輕而易舉!”

    江南身形一動落在陽川河上,腳踏長河奔行而去!

    “公子,你這是……”

    齊鏞的笑容僵硬在臉上,茫然萬分的看著江南腳踏水面狂奔而去,眨眼間奔行出數百丈,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陡然醒悟,立刻長身而起,向江南追去:“糟了,這小子根本不是王府的少爺,而是那個偷學王府絕學的家伙!”

    江南的速度極快,身如游龍,在河面上奔行簡直就是游龍入江,腳踩河面,手撥大水,一游一竄便是十余丈遠近,這等速度就算是齊鏞也自愧弗如!

    “他竟然連王府的另一大絕學,龍虎象力訣也學了去!”

    齊鏞臉色鐵青,與江南的距離越拉越遠,江南這一式蛟龍出淵雖然不是齊王府的龍虎象力訣中的招式,但意境卻與龍虎象力訣一般無二!

    陽川河畔的山林中,又有幾位王府高手涌出,這些人也是聽到通靈彌猿的嘶吼聲,循聲趕來,不過卻因為修為比齊鏞遜色,因此落后一步,其中一人恰恰出現在下游數百丈遠近的位置。

    齊鏞眼睛一亮,連忙高聲喝道:“喬良,趕快攔住那人,萬萬不能讓他逃脫!”

    那個名叫喬良的王府高手聞言,立刻橫切過來,躍上陽川河,在河面上空阻攔江南,暴喝道:“總管放心,我已經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他話音未落,江南幾乎同時從河面縱起,一道長達丈余的水流在他身邊轉動,如同一條微縮版的長江大河,波濤陣陣,竟然發出浪濤拍岸之聲!

    這條長江大河涌動,只見又有一顆水球從江流中破水而出,仿佛一輪明月高懸!

    “江月破浪訣,明月照大江!好深厚的造詣!”

    齊鏞看到這幅異象,臉色劇變,高聲喝道:“喬良,你不是他的對手,快躲開!”

    江南與喬良在半空中遭遇,兩人碰撞只有一瞬,隨即交錯而過,下一刻喬良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量,破麻袋一般從空中掉落,嘩啦一聲沉入水底!

    齊鏞大怒,只是他的修為雖然遠超江南,但身法卻遠遠不如,否則他第一次圍獵通靈彌猿時,也不會被通靈彌猿逃脫。

    尤其是在河面這種地方,更是讓江南的身法發揮到極致,速度之快,讓他望塵莫及!

    待他奔行到喬良墜落之地,江南早已無影無蹤!

    齊鏞面色無比陰沉,雙足站在陽川河的水面上,身軀隨著河面波浪微微起伏,突然探手虛虛一抓,只聽嘩啦一聲,喬良的身軀從水底緩緩升起,漂浮在他的面前。

    齊鏞縱身落在河岸上,將喬良尸體放下,蹲下身子查看,臉色更加陰沉,只見喬良與江南沖撞的一瞬間,被江南的那一式明月照大江中蘊藏的柔到極點的力量,將全身肌肉骨骼,悉數震碎!

    “這距離他擊殺武思江才多少天,竟然成長到這種程度……”

    齊鏞不由打了個冷戰,兩個月前,江南歷盡辛苦才擊殺武思江,但是如今,江南便已經成長到可以硬拼通靈彌猿這等妖獸,一招擊殺喬良這等武道高手,這種修為進境,堪稱恐怖!

    就算是齊王府最出色的天才人物,就算是開府齊王復生,恐怕也做不到這一點!

    王府其他高手紛紛趕來,齊鏞目光凌厲,在眾人臉上掃過,沉聲道:“你們誰看清了那人的面目?”

    眾人面面相覷,均皆搖頭,齊鏞也沒能與江南照面,只是遠遠看到他一襲青衣,踏河而去,勁風拂動衣衫獵獵作響。

    “這明王神印,比龍虎象力訣江月破浪訣還要神妙,不過卻不是一門攻擊性的武學,難怪這頭妖猿修煉了如此高深的功法,卻還這么廢!”

    江南踏河奔行,速度快逾奔馬,一晃便是十余丈遠近,身后留下一串串浪花,在他體內魔鐘的鐘壁上,明王神印這門功法還在不斷推演之中。

    這么長的時間內,魔獄玄胎經只推演出明王神印的前兩層心法,可見這門功法的確遠勝江南從前所學。

    讓江南吃驚的是,這門明王神印前兩層心法竟然是一種錘煉精神意念的法門,并無多少攻擊力,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專門錘煉精神意念的心法。

    他所遇到的心法之中,無論龍虎象力訣還是江月破浪訣,抑或是化血神功,都是攻擊類的心法,旨在培養真氣和戰斗技巧,對如何錘煉精神意念并無涉及,而明王神印卻主攻精神意念,戰斗為輔。

    江雪曾經不止一次向他提起精神意念的作用,有強大的精神意念支撐,真氣便會更加凝聚凝實,招式的威力便會更加強大。精神意念的作用在修為低的時候尚不明顯,但到了外罡境界,便愈發重要。

    沒有強大的精神意念,休想修成外罡!

    江南還是頭一次見到這種奇妙的功法,讓他心中不禁大是納悶:“連齊王府都沒有錘煉精神意念的法門,通靈彌猿到底從哪里得來的這套功法?”

    他百思不得其解,突然,陽川河的前方出現一道雄關,雄關之后便是一座雄偉城池。

    藥王城終于到了,這座大城將陽川河化作護城河,陽川河圍繞城池奔行一圈,然后東下而去,流入大海。

    這里是東海附近,商貿最發達的城市。

    c

    葉子悠悠最快更新,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四川快乐十二看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