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追殺到死

    蕭總管怒吼,江南將他逼退一步,對他來說簡直是無法忍受的奇恥大辱,堂堂的混元境界高手,竟然被一個煉氣境界的毛頭小子逼退,傳到二皇子的耳中,他地位不保!

    不過,任由他如何反擊,也始終無法壓下頹勢,反而從江南手中傳來的力量越來越大,越來越猛,讓他節節敗退,愈發難以抵擋!

    “姓江的,不得不說你的確很強,不過你想要勝過咱家,卻還遠遠不夠!”

    蕭總管滿臉戾氣,惡狠狠道:“咱家修成混元,煉氣成罡,以罡氣加持自身,身軀之強,鐵打不爛,拼消耗,你拼不過咱家!”

    江南心中凜然,這位蕭總管的確如他所說,簡直就是一個打不爛嚼不碎的銅豌豆,身體在罡氣的加持之下,無比堅硬,不破去他的罡氣,休想擊敗他。[]

    “我的力量雖然勝過他,但真氣畢竟不是罡氣,還無法真正與罡氣媲美!

    江南對于這一點,有著很深的認知,他的真氣質量之所以如此之強,是因為他修煉的是魔獄玄胎經這等神妙功法,再加上他修煉明王神印,鍛煉精神意念,使他的真氣凝聚度無形之中遠超常人。

    但真氣畢竟是真氣,與罡氣相比還是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不過,蕭總管所說的拼消耗,他絲毫不懼:“我擁有舍利靈丹,又有大把大把的丹藥,十個他也拼不過我。但這廝是那什么二皇子的人,繼續戰斗下去,只怕夜長夢多,須得速戰速決!”

    “蛟龍釣鱉!”

    江南真氣一動,將自己尚未煉成的蛟龍釣鱉施展出來,這是龍虎象力訣的第七式,須得擁有內罡的修為,才能讓這一招的威能展現得淋漓盡致,現在雖然有所威力,但用來對付蕭總管這等混元高手,便有些不足。

    “有破綻!”

    蕭總管眼睛一亮,立刻發現江南這一招的破綻之處,不由大喜,縱身上前,厲嘯不絕,向江南的心口抓去,咯咯笑道:“姓江的小子,你還是太嫩了些……”

    他的手爪還未抓到江南的胸口,突然只見江南的招式陡然一變,真氣如同蛟龍,張開大口在惡狠狠的等著他自投羅網,心中不禁駭然。

    江南修煉到煉氣的境界,真氣已經可以做到化形,顯現出形態,這一招蛟龍釣鱉正是示敵以弱,引誘敵人上鉤,待到敵人入甕,便會在那一刻惡蛟顯現,猙獰兇惡,等著吞吃血肉,乃是最為凌厲最為陰險的一擊!

    “蛟龍釣鱉,釣的便是你這頭老烏龜!看我如何破去你的護體罡氣!”

    江南爆喝,手掌如同惡蛟之頭,張開血盆大嘴,利齒交錯,兇惡至極,蕭總管心中大驚,急忙飛速后退,卻在此時只見江南這一招落下,龍吟傳出,蛟龍大口狠狠咬來,讓他無處可躲,不由暗道一聲糟糕。

    待這一招落實,蕭總管不由微微一怔,江南這一招凌厲無匹,而且極其狡猾狡詐,陰險無比,讓他無從躲避,他原本以為是必殺一擊,卻沒想到這一式根本沒有多少威力,并未讓他受傷,威力甚至還不如江南先前所使的招式。

    “是了,他這一招并未煉成……”

    他剛剛想到這里,突然只見江南已經切身而入,如同巨象奔騰,橫沖直撞而來,一步之間便將氣勢醞釀提升到極限,真氣與空氣摩擦,發出象鳴之聲,一掌狠狠印在他的胸口!

    “這次糟了,錯失先機!”

    蕭總管狂吼,全力催動混元童子功,硬撼這一擊,這一刻他終于體會到江南使出自己尚未煉成的那一招的目的,蛟龍釣鱉的目的便是讓他退讓,讓他陷入下風!

    “不能退,一退他便有猛虎下山,蛟龍出淵之勢!”

    一聲巨響傳來,蕭總管身軀巨震,眉須凌空飛舞,竟然一步不退,硬生生擋下江南如此凌厲霸道的一擊,只是臉色瞬間漲紅,罡氣在體內浮動沖撞不休,卻也將神象踏山的攻勢擋下。[

    煉氣成罡的強橫之處可見一斑,若是他扛下江南這一招,便依舊有翻盤的機會!

    “賭!賭他破不了我的罡氣!”

    嘭!

    神象踏山第二擊緊隨而至,江南衣衫鼓蕩,黑發亂舞,一腳踢出,似乎連山都能踢飛。蕭總管硬撼這一擊,慘白的臉色瞬間變得血紅,終于忍不住后退一步。

    他這一后退,江南的氣勢更強,神象踏山便是這樣一招,以沖擊力來提升招式,距離越遠,沖擊力便越強,蕭總管這一退,便注定了他的敗局已定!

    嘭!嘭!嘭!

    兩人一個爆退,一個緊逼,只聽巨大的腳步聲和撞擊聲傳來,大地劇烈抖動起伏,兩人每碰撞一次,便見泥土和亂石翻飛,宛如兩頭巨獸在殊死搏殺,讓圍觀的那些藥王府的高手不禁色變。

    無論蕭總管還是江南,都不是特別強壯,相反,兩人甚至有些瘦弱,江南秀氣,看似文弱,蕭總管卻顯得精瘦干練,很難想象兩人那小小的身體中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驚人的巨力!

    “護體罡氣,給我破!”

    江南厲喝,神象踏山最后一擊狠狠錘在蕭總管胸口,蕭總管口中吐血,體內奔騰的罡氣終于被江南徹底擊碎,心中不禁驚駭欲絕,立刻縱身便走,厲聲道:“江子川,你殺了沐秦南,又殺二殿下的四名奴才,甚至連咱家也要殺,窮兇極惡,咱家這次回去之后,一定會親自稟告二殿下,看你怎么死!”

    “我怎么死?還是你先死一次給我看看罷!”

    江南縱身而起,向蕭總管截擊而去,兩人一前一后,身形在半空之中,飛速接近。

    “江南把沐秦南打死了?還殺了二皇子的四個太監?”

    岳峰呆了呆,突然從這個驚人的消息中醒來,看到江南正在追殺蕭總管,連忙喝道:“攔住他們,不要讓他們分出生死!他們二人,哪個死了咱們都不好交代!”

    藥王府眾多子弟心中凜然,紛紛向兩人追去,不過江南與蕭總管的身法極快,他們這些人也是有心無力。

    岳峰修為也是極高,已經修成混元,身法極快,縱身而起,身如翩鴻,橫插在兩人中間,拱手道:“江兄,得饒人處且饒人,請看在小兄的面子上……”

    呼——

    江南身法展開,如同一條滑溜無比的游龍,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繞過他繼續向蕭總管追殺而去。

    岳峰呆了呆:“好身法!”

    他力量衰竭,從半空中掉落下去,再次準備追擊江南與蕭總管,卻見蕭總管已經被江南從半空中打下來,兩人動手時那驚人的場景,如同兩頭兇猛野獸翻滾廝打,一路撞進藥王府的一處園林中,只見成片成片的樹木倒伏下來。

    “江子川,你敢殺咱家,二殿下……”

    蕭總管尖銳的嗓音從園林中傳來,戛然而止,杳無聲息。

    岳峰臉色陡變,停下腳步,心中暗暗叫苦:“這次糟了……”

    江南徐徐邁步,從園林中走了出來,岳峰見他依舊有如沒事一般,不禁連連跺腳,忍不住道:“江兄,你這次做錯了,你既然已經勝了,那就放他一馬,何必趕盡殺絕?如今你殺了蕭總管,二皇子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江南笑道:“岳兄寬厚,小弟佩服。不過小弟從未得罪過二皇子,二皇子便派人前來殺我,你以為我放過蕭總管,他就會善罷甘休?”

    岳峰嘆息連連,不知該說些什么是好。

    “二殿下如何有空來我藥王府?”

    藥王城行宮的后花園中,岳靈兒與蘇徹并肩而行,走在浮橋之上,此時雖然是深冬,但行宮的后花園卻依舊溫暖如春,繁花勝錦,香飄遍地。

    岳靈兒笑道:“二殿下,我爹如今在閉關,沖擊神通境界,無暇招待你,還請你見諒。四皇子也在我府中,只是他也在閉關之中,估計再過不久便會出關!

    蘇徹眼中寒光一閃,又恢復如常,溫和笑道:“四弟閉關不見小王,也在情理之中,小王倒很期待與四弟再次相會,一敘別情!

    岳靈兒紅衣勝火,英姿颯爽,笑道:“殿下有所不知,我藥王府最近有貴客前來,是小妹的救命恩人,名叫江南,稱得上是年輕俊杰,修為精深,更是一位煉丹高手。不如小妹替你引薦引薦?”

    “江南?”

    蘇徹眼中閃過一道不易覺察的殺機,心道:“我之所以請你來到行宮,便是為了誅殺此人,免得你前去阻止!

    他溫和一笑,道:“小王也很想見一見這位年輕俊杰,不過靈妹,你我此時閑游,原應該談些風花雪月,提起外人不免有些大煞風景了!

    他面帶欣賞,打量身邊的少女,心道:“四弟之所以進入藥王府,多半也是對藥王之女動了心思,想俘獲此女的芳心,以便得到岳王爺的支持,果然是好算計!不過有我在,他的算盤便要落空了。四弟,這一次我不但要殺掉你的愛將,還要奪了岳靈兒的芳心,讓你一敗涂地,永遠沒有翻身的機會!蕭總管現在應該已經將齊子川擊殺了吧?殺掉一個煉氣境界的小子,對他來說自然是輕而易舉,畢竟他是混元境界的修為……”

    c

    葉子悠悠最快更新,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四川快乐十二看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