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化神靈丹

    (親愛的書友,帝尊終于登上三江推薦了,現在急需三江票,只需登錄起點賬號,點開分類欄“首頁”“排行榜”“搜書”下面的“三江”字樣,就可以進入三江專欄。[]

    點擊三江票領取。

    然后找到帝尊,點擊投票即可。

    三江票每天都可以投,對作者很重要,比推薦票還要重要,因此宅豬再三懇請大家,每天登陸一次把三江票投給帝尊,七天,只需要這七天的三江票就行了!

    謝謝大家!明天三更,凌晨時第一章,中午第二章,晚七點第三章。

    沐清泉等人心中不禁生出一種深深的挫敗感,羽化功存世數量不多,即便是皇宮里也僅有一兩種,精通羽化功便可以高來高去,甚至神輪強者若是沒有修煉同樣的功法,只怕都奈何不得精通羽化功的強者。

    “齊兄,貴府的蒼鷹翔宇訣你有沒有修煉?”沐清泉突然道。

    齊鐘良緩緩搖頭,澀聲道:“沒有。我尚未修煉到外罡,因此沒有機會修煉這門絕學。沐兄,你沐王府的玄冰羽化訣不知你煉成沒有?”

    沐清泉也緩緩搖頭,冷笑道:“這小子,以為修煉了一門羽化功便無人能制,狂妄的很,咱們就算沒有修煉羽化功,也可以置他于死地。聽說二皇子有一張寶弓,名叫雁鳴弓,乃是開國皇帝曾經用過的寶物,別說他,就算是神輪強者也可以射殺!江南是四皇子的人,又殺了二皇子的幾個太監,二皇子對他恨之入骨,肯定會將雁鳴弓借給我們,就算他飛得再快,也會被雁鳴弓一箭射殺!”

    齊鐘良、路敬恭等人心中凜然,雁鳴弓在開國時期的群雄爭霸中大放異彩,曾經有七大神輪級別的強者死在這張勁弓之下,可以說是以神輪強者之血,造就了這張弓的赫赫威名!

    “若是沐兄能夠借來雁鳴弓,射殺這小子的確輕而易舉!除此之外,我們還需準備強弓勁弩,以備萬一,最好將他亂箭射死在空中!”路敬恭惡狠狠道。[~]

    藥王府妙丹閣共有四層,雕欄玉徹,富麗奢華,江南信步走過去,立刻有個年輕人迎上,笑道:“敢問是江南江兄么?王爺已經吩咐,若是江兄前來,便不用阻攔。世兄請隨我來!

    江南上下打量此人,微微動容,此人年紀不大,與四皇子蘇徹仿佛,修為卻是不弱,聽他體內真氣流動隱隱夾雜著鐵石之聲,應該已經修煉到混元境界,笑道:“這位兄臺怎么稱呼?”

    “不敢,在下岳亭,是藥王府的庶出子弟!

    那年輕人笑道:“江兄,我妙丹閣是由我四叔祖鎮守,不過我四叔祖極少見客,還請江兄見諒!

    他邊走邊介紹道:“妙丹閣第一層,是煉體境界的丹方,第二層是煉氣境界的丹方,第三層是神輪境界,到了第四層便是神通境界的丹方了!

    江南隨他走入妙丹閣第一層,四下看去,只見這里還有不少煉丹師在翻閱丹方,人數眾多。

    岳亭笑道:“江兄,你有所不知,我妙丹閣閑雜人等不得進入,就算是我藥王府的煉丹師,也只能憑借貢獻度才能進入妙丹閣學習丹方,而各種不同的丹方,所需的貢獻度也是不同,價值越高的丹方,需要的貢獻度也就越高。不過江兄你卻不在其列,王爺吩咐,我妙丹閣所有的丹方,江兄都可以取閱!

    江南點頭稱謝,走上第二層,只見前來學習丹方的煉丹師便已經少了許多,只有寥寥幾人而已,而且都是中老年的煉丹師,其他人應該是貢獻度不夠。

    岳亭詫異,謹慎道:“江兄,煉丹需要循序漸進,最好還是從最低級的丹方學起,試著煉丹,待有所成就,然后再學習煉氣級別的丹方,這樣方能穩扎穩打,打下夯實根基。[~]”

    “多謝岳亭兄指點!

    江南微微一笑,徑自登上妙丹閣第三層,岳亭大皺眉頭,硬著頭皮跟了上去,心中暗道:“這位江兄卻也太好高騖遠了一些,竟然想越過煉體煉氣這些靈丹,直接學習神輪級的丹方。神輪級的丹方是何等復雜,別說他不可能學會,就算他能學會,以他的修為境界,也休想煉出成品的靈丹出來!不過他是王爺格外關注的貴客,我倒不好說什么……”

    江南四下望去,只見妙丹閣第三層中只有兩位煉丹師,皆是白發蒼蒼的老者,正在刻苦鉆研丹方,時不時比劃一個個靈訣。

    這兩位老煉丹師對江南等人的到來視若不見,可謂是皓首窮經,活到老學到老,令人欽佩。

    岳亭見江南停下腳步,連忙低聲道:“江兄是想學習神輪級的丹方?”

    江南點頭道:“不錯!

    岳亭笑道:“江兄,我妙丹閣的丹方按照效果劃分,共有精、氣、神三大類,比如蘊神丹的效果便是煉‘神’,養身丹滋養身軀提升血脈,便是煉‘精’,而益氣丹則是煉氣。神輪級的丹方也是如此,不知江兄想學哪一類?”

    江南好奇道:“難道不能三類一起學么?”

    岳亭心中暗笑他眼高手低,胃口太大,解釋道:“像神輪級的丹方,能夠學會一類已經足以讓一個煉丹師花費一生的光陰了,三類一起學,花費的光陰更久,直到老死也未必能夠學會一種!

    江南抬頭看向第四層,笑問道:“岳亭兄,這第四層便是神通級的丹方罷?”

    岳亭點頭,心中暗惱:“這人實在太好高騖遠,我已經提點過他,沒想到他居然還想去學習神通級的丹方,實在是不知天高地厚!王爺吩咐的,我已經做到了,不如離開,眼不見心不煩!”

    想到這里,他勉強笑道:“第四層的確是神通級的丹方,還有我藥王府搜集的上古失傳的丹方也在其中,只是我藥王府之中,有資格踏入那里的煉丹師只有一兩人而已。江兄,若是沒有其他事,小弟便告辭了。對了,還有一事,我妙丹閣的丹方很多都是孤品,嚴禁抄錄帶走,江兄只能在這里用心記憶!

    江南目送他離去,這才走到一卷經書前,只見這卷經書卻是“肉身通神丹”,卻是煉精的靈丹,提升體魄。放在他右手邊的又是另一種靈丹,也是煉精的靈丹,與肉身通神丹的藥效大同小異,他快速瀏覽諸多丹方,終于找到自己想要的丹方。

    “化神丹!煉神的靈丹!”

    江南大喜,將化神丹的丹方打開,一目十行,不過片刻便將厚達百頁的煉丹步驟、注意事項、藥材種類、投藥時間等等統統銘記在心。

    他自從修煉了魔獄玄胎經,記憶力也越來越好,不但閱讀速度快,甚至過目不忘,只要看一遍便可以統統記住,甚至將其中的奧妙悉數領悟,仿佛研讀了千百遍一般。

    “現在便可以學習化神丹的靈訣了!

    江南閉上雙眼,在腦海中將種種靈訣領悟一遍,隨即運轉魔獄玄胎經,雙手翻飛,十指跳躍,結出一個個靈訣,眨眼間便將化神丹無比復雜的靈訣統統使了一遍。

    他的靈訣運轉還有些澀滯,但是施展出第二次結出靈訣時,便已經順暢許多,第三次結出靈訣便已經如行云流水,十指躍動道盡靈訣奧妙,宛如苦苦研究了十幾二十年一般!

    “神輪境界,除了煉神的靈丹,其他煉精、煉氣的靈丹我并不需要!

    江南思忖片刻,他擁有魔獄玄胎經和舍利靈丹,神輪級的煉氣靈丹對他來說已經沒有多大的用處,而有了幽冥神水和兜率神火這兩件寶物,煉精的靈丹對他來說也用處不大,只有煉神的靈丹對他才有些用處,不過用處也不是至關重要的那種。

    畢竟他已經有了明王神印這等錘煉精神意念的功法,煉神的靈丹對他來說只是井上添花,讓他快速增強精神意念,并非必需品。

    “舍利靈丹只能修煉到神輪境界,既然如此,不如去妙丹閣第四層去看看所謂的神通級靈丹和上古失傳的丹方!”

    他邁步走上第四層,消失在樓梯口,第三層一個年邁的煉丹師睜開眼睛,隨意掃了江南的背影一眼,冷哼一聲:“頑劣之輩,心比天高,隨手翻閱丹方便以為自己學會了,早晚會爆爐吃個大虧!”

    “問他作甚?”

    另一個白發蒼蒼的老煉丹師也睜開眼睛,呵呵笑道:“咱們研究了十幾年才琢磨出一點點門道,他囫圇吞棗,豈能得到神妙?吃虧的是他,與咱們無關!

    兩位老煉丹師又沉寂心神,繼續苦苦研究丹方。

    江南到了妙丹閣第四層,只見這里空空蕩蕩,已經沒有了書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面面石壁,石壁上密密麻麻刻滿了文字和圖案,赫然便是藥王府收集的神通境界丹方,甚至上古失傳的丹方也在其列!

    除此之外,還有諸多細密的小字出現在丹方下方,江南掃視幾眼,卻是這些丹方的注釋,應該是藥王府歷代高人在領悟這些丹方時記下了自己的所得。

    “藥王府的底蘊,非同一般!”

    他突然注意到一名老者枯坐在一面石壁前,這老者眉須雪白,長的可怕,垂落在地,顯然已經枯坐在這里不知多久。

    江南聽到這老者的呼吸極為悠長,一刻鐘的時間才呼吸一次,而他的心跳在一刻鐘時間內只跳動三四次,顯然入定已久。

    “這位想必便是岳亭口中的藥王府四叔祖了!

    江南心頭微微震動,這老者絕對是一個無比厲害的高手,修為多半已經達到神輪境界,甚至可能已經修成神通!

    “我如今也見過不少位神輪強者,比如岳王爺,沐王爺,還有蘇川河等人,不過若論氣息,誰也沒有此人的氣息悠長!”

    江南沒有驚動這位老者,而是也盤膝坐下,細細研究石壁上的丹方。

    c

    葉子悠悠最快更新,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四川快乐十二看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