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饒你一命

    (一夜之間三江票就被超了(人家的書友總喜歡在午夜之后投票),無奈,只能繼續求三江票了!)

    沐清泉這一招乃是全力所發,他修煉到內罡巔峰,無論修為還是實力,都還在江南之上,尤其是他的力量,已經超越五象之力,達到六象之力的程度,比江南整整多出一象之力!

    他這兩掌,夾雜了他雄偉的力量,足足六萬斤的生猛力道!

    “龍虎象力,象王神樁!”

    江南根本不躲不閃,整個人突然一變,仿佛一頭巨象站在那里,雙掌也猛然甩出,將自身的力量暢快淋漓發揮,迎上沐清泉的雙掌!

    嘭嘭嘭!

    一株株真氣所化的巨木在兩人手掌之間粉碎,拍成齏粉,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兩人四掌遭遇,江南立刻悶哼一聲,象王神樁被生生破去,身軀被沐清泉掌心之中傳來的力量掀飛,嘭嘭連續撞斷三四株樹木這才停下腳步,口中不由自主涌出一口鮮血。

    啵啵啵!

    他周身已經復原的箭傷,在沐清泉這一擊之下竟然悉數炸開,鮮血飛濺!

    “沐王府的神木真氣果然不凡,領教了!可惜,齊鐘良距離太近,不方便現在殺你!”

    江南哈哈大笑,抹去嘴角的血跡,封閉周身傷口,轉身飛馳而去,聲音遠遠傳來:“沐清泉,我先饒你一命!”

    沐清泉臉色鐵青,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過了片刻,雙掌猛然向地面一按,只見兩道箭氣嗤的一聲從他掌心射出,將地面炸開兩個大洞。

    剛才他與江南交手的那一瞬,固然將江南擊傷,但同時江南也將那兩道箭氣逼入他的體內,險些便將他射穿!

    這兩道箭氣乃是天寶太監的罡氣所化,質量極高,進入他的身體之后大肆破壞,讓他不得不調動大半的修為來鎮壓這兩道箭氣,如果在這種狀態下與江南交手,他絕對會落入下風。

    他的修為的確無比強橫,接近外罡,不愧是能夠挑戰齊峰的人物,很快便將這兩道箭氣逼出體外,比江南還要輕松。

    “饒我一命……”

    沐清泉眼角肌肉跳動,目光變得無比凌厲:“就算我大半修為都用來鎮壓箭氣,也不是你所能抗衡,居然大言不慚的說饒我一命!不過,這小子的確厲害,連我都一不留神都吃了他一個小虧,難怪路兄會死在他的手上。你已經失去了箭氣這種手段,我倒要看看,下次被我追上你是怎么死!”

    “沐兄,我剛才聽到交手的聲音,莫非路兄已經殺了那小子?”衣袂破空聲響起,一道人影閃過,齊鐘良出現在沐清泉身邊,問道。

    沐清泉緩緩搖頭:“路兄被他殺了!

    齊鐘良嚇了一跳,失聲道:“不可能吧?路兄乃是內罡的修為,而江子川那小子不過是煉氣境界,如何……”

    他話音未落,已經看到路敬恭的尸體,如同一灘爛肉堆成一堆,不由臉色微變。

    沐清泉緩緩道:“我剛才與他交了一次手,這小子,絕對已經修煉到混元境界,修為深厚,不比路兄遜色。此人的真氣質量極高,不遜于罡氣,力量竟然達到五象之力的地步,比內罡強者并不遜色!”

    “五象之力?”

    齊鐘良眼中精光閃爍,冷笑道:“看來一定是他那門龍虎象力訣的作用,才讓他的力量達到內罡強者的層次!他的龍虎象力訣,絕不會比我齊家的遜色,不過我的境界比他高,單純力量,他比我要遜色不少!”

    齊王府的龍虎象力訣極為威猛霸道,尤其在力量上更是強過其他心法,齊鐘良將這門心法修煉到內罡境界,罡氣護體的情況下,力量之強,甚至在沐清泉之上,達到六象三虎之力,因此才會如此自信。

    “那小子殺了路公子?”

    天寶太監突然出現,看到路敬恭的尸體,眼角不由抖了抖,路敬恭乃是路侯府的天才人物,將來有希望繼承王侯之位,前途璀璨,沒想到竟然死在江南的手中,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路公子死了,殿下若是知道此事,肯定要責罰于我!

    天寶太監臉色陰晴不定,他保護不周,導致江南殺死路敬恭,若是路敬恭的死訊傳到路侯府的耳中,二殿下蘇徹拉攏路侯府的事情便平白添了許多阻礙。

    最讓他氣惱的是,他對沐清泉等人說有他壓陣,這句話剛剛說出口沒有多久,江南便打死了路敬恭,簡直相當于狠狠打他的臉!

    “路公子死了,其他兩位公子若是有所損傷,殿下只怕要扒了我的皮……不能再讓這小子囂張下去了,必須早早的鏟除他!可恨,這小子無比刁鉆,在山林中穿梭不定,無法用雁鳴弓鎖定他。既然如此,那咱家便加快速度,親手擊斃他!”

    三人向前狂奔,追蹤江南留下的蹤跡,不過讓他們驚怒的是,江南此次足不留痕,根本無法找到他的足跡,更讓他們心驚的是,他的氣息也突然間變得若有若無,顯然精通一門封鎖自身氣息的法門。

    即便是天寶太監這等強者,也無法準確把握到他的方位,只能模糊的搜尋到他的大致方向,不至于跟丟。

    好在江南受傷,需要不斷運轉魔獄玄胎經,汲取太陽元氣,無法徹底隱藏氣息,否則他們只能讓江南逃脫。

    “沐清泉的確厲害非常,不愧是內罡巔峰強者,是個極為難纏的人物!

    江南摒棄一切氣息,在山林中疾行,心念一動,運轉魔獄玄胎經,他周圍的光線似乎猛地黯淡了不少,濃郁無比的太陽元氣滾滾而來,在他體內化作真氣,隨即又被魔種煉化為罡氣。

    與此同時,他的真氣觸動眉心的兜率神火、幽冥神水,火元力水元力同時在真氣中奔行,不斷淬煉他的皮肉筋骨膜,淬煉真氣罡氣魔種和精神,讓他的修為和實力在不斷攀升進步!

    神水神火淬煉身體,神水沖刷去污血淤血,帶走隱疾,而神火則熔煉肉身,讓他的身軀變得更強!

    他身體上的傷口在飛速結疤,沒過多久疤痕便已經脫落,再過不久,新肌膚的膚色便恢復如常,不仔細分辨,幾乎看不出曾經受過傷。

    與路敬恭、沐清泉一戰,讓他收獲良多,體內的魔鐘不斷震蕩,粉碎重組真氣,讓他的罡氣修為比從前又自深厚一分,煉氣成罡的速度比從前更快。

    第二ri清晨,江南奔行一宿,依舊神采奕奕,傷勢也悉數恢復,修為也自精進不少,罡氣一動,便發出錚錚的顫鳴聲,如同敲打手臂粗細的鋼筋,可見他的罡氣質量強悍到何等地步!

    他體內的力量也在突飛猛進,隨著ri頭漸漸升高,太陽元氣越來越濃,力量的增幅也在不斷提升。

    五象二虎之力!

    五象三虎之力!

    五象四虎之力!

    ……

    待到ri上中天,他的力量竟然提升到五象七虎之力,提升的幅度之大,幾乎相當于服用煉化一枚舍利靈丹,單純的力量,他甚至還在沐清泉之上!

    不過江南卻還不滿意,力量上勝過沐清泉,并不代表實力上能夠勝過他,決定實力的最主要因素除了力量還有修為。沐清泉的修為比他強上許多,以雄渾的修為輕易便可以彌補力量上的不足,從而壓制他!

    “想要戰勝沐清泉,只有三種法門,第一便是繼續提升力量,一力降十會,以無敵的力量將他碾壓致死。第二種便是提升修為,將修為提升到凌駕在他之上的程度,不過這點很難辦到,我雖然有舍利靈丹在手,但快速提升修為容易根基不穩,將來突破境界時遇到的阻礙便更大!

    江南細細思索:“第三種途徑,便是修煉更加高深的武學,也同樣可以彌補實力上的不足。只是,龍虎象力訣已經是建武國最頂尖的絕學,想要修煉更加高深的武學在建武國這種小地方,根本沒有可能!

    他現在已經意識到為何江雪一而再再而三向他說建武國是個小地方,難以養出大龍,這里的確太小了,武學根基也極為薄弱,只有去更加遼闊的地方,才會有更大的發展。

    “此次回到藥王府之后,處理完恩恩怨怨我便離開,回到齊王城,與江雪姐姐匯合,再將龍虎象力訣傳授給鐵柱,然后我便與姐姐遠走高飛,離開此地!”

    海闊憑魚躍,天空任鳥飛。

    他如今已非吳下阿蒙,而是修成混元境界的高手,甚至可以徒手擊殺內罡強者,這種實力放在整個建武國之中,也算得上是少見的英才,放在朝廷中,少說也可以成為統帥一軍的將領,他豈能甘心繼續窩在齊王城?

    而且,他的野心甚大,什么榮華富貴,什么升官發財,什么封王封侯,統統都不放在眼中,甚至就算皇帝把位子讓給他,他也不屑一顧。

    只有煉成大神通,向那兩個毀滅他家鄉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天神復仇,才是他的目的所在!

    而向天神復仇,最低也需要成為天神,皇位豈能與那些高高在上的神靈相提并論?

    “而現在,我想要勝過沐清泉,便只有齊頭并進,力量和修為一起提升,以修為抗衡他,力量碾壓他!”

    江南戰意熊熊:“既然勝不過沐清泉,那就先拿齊鐘良開刀,以他為石,磨練我自己!”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四川快乐十二看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