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煉體成罡

    日出時分,江南一如既往修煉魔獄玄胎經,他的精神意念彌漫大半個藥王府,卷來太陽元氣,甚至讓藥王府的氣溫也低了許多,不過藥王府因為坐落在火山之上,有著地底火力不斷供應熱量,倒沒有讓他人感覺到異常。

    在他體內,絲絲縷縷的罡氣在不斷生成,因為太陽元氣不斷供應,體內的真氣卻也沒有半分減少,不斷向混元巔峰沖鋒。

    神鷲妖王百無聊賴,蹲在院子的樹梢上,縮著脖子打盹,卻也沒有煩他。

    當、當、當!

    江南體內鐘鳴陣陣,同時不斷施展明王神印,將一種種印法施展出來,磨練精神意念,他的精神意念向外蔓延延伸,同時向高空延展而去。

    在百丈高空之上,大風呼嘯奔騰,他的精神意念剛剛露頭,便被罡風吹散。

    江南心中一動:“高空之上的太陽元氣無比濃烈,遠勝地面,不知道我的精神意念能否接引來高空之中的太陽元氣?”

    太陽元氣流入地面時,便會被草木飛禽走獸人類以及山川河流萬千事物吸收,落到他的體內時已經僅剩下兩成不到,而且太陽元氣還要經過云層,以及大氣之中的廢氣,若是能夠牽引來高空沒有經過消耗污染的太陽元氣,那么對他的修煉便會有大大的提升!

    “意念延伸!”

    江南突然收斂精神意念,將精神意念聚集成一束,筆直向上空刺去,頓時突破大氣中的罡風層,豎起千丈之高,到了高空之上,罡風突然停歇下來,萬千云朵匯聚成海,云海被陽光一照,燦爛生輝,如同一片廣闊無際的大陸。

    江南心中一喜,隨即精神意念如同一張大網般鋪開,平鋪在云層之上,一股無法想象的太陽元氣順著他的精神意念奔騰而下,呼嘯涌入他的眉心之中。這股太陽元氣熱力驚人,蘊藏著無比精純無比剛猛的能量,一剎那便將他體內充滿!

    “高空之中的太陽元力實在太精純,太純粹了!”

    江南又驚又喜,這股太陽元力剛剛落入身體,仿佛火苗點燃了火藥桶,只聽當的一聲巨響,魔鐘瘋狂震動,振聾發聵,耳邊傳來無窮無盡的洪鐘大呂之聲,催動他的魔獄玄胎經發瘋似的運行,嘩啦一聲將他全身的真氣悉數震碎!

    先前,他修煉時魔鐘的威力只是能堪堪震碎丹田之中的真氣,對于二百零六塊骨膜中的真氣便無可奈何,而如今他從高空接引來無比純粹的太陽元氣,讓這口魔鐘仿佛吃了春藥一般興奮,竟然一鼓作氣震碎所有真氣。

    破碎的真氣隨即重組,比剛才更加堅韌,但是隨即又有一聲鐘聲響起,再次將他全身真氣震碎,不僅如此,這次鐘聲之猛,竟然連他全身的骨骼、骨膜,乃至于肌肉、大筋都震得隱隱開裂!

    他的身軀,甚至被鐘聲震得酥軟,似乎變成了一個人形瓷器,再震一次便會將他震得嘩啦一聲碎掉!

    “糟糕,高空之上的太陽元氣實在濃烈,過于純粹精純,魔鐘的威力超出我身軀的承受范圍!”

    江南不禁打了個冷戰,悶哼一聲,催動幽冥神水與兜率神火,全力修復身體損傷,水火元力席卷而來,在鐘聲將他震得幾乎裂開時趁機將從前無法驅除的雜質煉化洗刷,排出體外,饒是如此,江南還是感覺隱隱抗衡不住。

    過了片刻,他不得不停止牽引高空太陽元氣,喘息了幾口氣,繼續催動神水神火,先行修復身體損傷,心道:“高空之上的太陽元氣實在強橫,以我目前的身體強度,根本無法持續修煉,必須盡快提升身體強度才行。不過龍虎象力訣已經是我所見過的最強錘煉身體的法門,在建武國只怕尋不到比龍虎象力訣更強的心法了,但若是能借魔獄玄胎經魔鐘的鐘聲不斷震蕩,讓身軀、骨膜、骨骼、經絡、筋脈不斷裂開然后以水火淬煉修復,豈不是和煉氣成罡有相同的效果?”

    魔獄玄胎經的煉氣成罡,便是借助魔鐘不斷震碎真氣然后重組,最終讓真氣進化為罡氣。

    他想到這一點,心頭不由怦怦亂跳:“若是此舉能成,我的身軀絕對要比修煉龍虎象力訣強橫不知多少!這種煉體的方式,便叫做煉體成罡罷!不過,我現在能堅持的時間太短,想要修成煉體成罡,不知何時才能辦到……”

    沒過多久,江南終于修復體內所有損傷,精神一振,正欲再次牽引高空的太陽元氣,突然只見一個老奴上前,畢恭畢敬道:“靈郡主聽聞江公子回來,特命老奴前來請江公子去后花園銅雀亭赴會!

    “靈郡主請我赴會?我前些日子離開藥王府,被天寶太監等人追殺,已經與靈郡主有數日時間不見,倒不好拒絕!

    江南怔了一下,當即不再修煉,輕輕招手,神鷲妖王從樹枝上飛下,落在他的肩頭。江南跟隨這老奴向后花園走去,沒過多久,二人便來到藥王府后花園,江南左右望去,只見這里香飄四野,繁花勝錦,亭臺樓榭,池塘荷花,讓人賞心悅目。

    銅雀亭乃是用黃銅所鑄,建在一片方圓十余畝的池塘之上,形如一只黃雀,展翅欲飛。

    銅雀亭中,岳靈兒已經設下宴席,四皇子蘇晃相陪,兩人見到江南到來,遠遠起身相迎,岳靈兒笑道:“子川,你前些日子去了什么地方,讓我一陣好找,最終也沒有找到你。咦?你從哪里弄來的一只大鳥?”

    她眨眨眼睛,好奇的看著江南肩頭的神鷲妖王,只見這頭禿鷹威風凜凜,就是脖子比尋常的禿鷹長了許多,心中暗自納悶。

    “美女……”

    神鷲妖王見到岳靈兒,眼睛不由一亮,喜笑顏開,鳥眼珠子都直了,嘎嘎怪笑:“小娘子,要騎大鳥不?我家主公,養了一只好大的鳥兒!嘿嘿……”

    “咦咦,子川,你這頭鳥兒還會說話!”

    岳靈兒驚叫起來,轉眼間醒悟,俏臉羞紅,嗔怒道:“呸!它還會耍流氓,子川,是你教的吧?”

    “我哪有教過他耍流氓?他教我還差不多!”江南郁悶得幾乎吐血,悶悶道。

    神鷲妖王繼續調戲岳靈兒,嘿嘿笑道:“小娘子,我家主公的大鳥,又大又舒服,你騎上去絕對舒爽……”

    江南唯恐這頭大鳥又說出什么不三不四的話出來,急忙心念一動,催動禁錮,只見這頭妖王突然雙眼翻白,直挺挺從他肩頭掉落下去,仰面朝天,雙翼攤開,雙爪蹬得筆直,鳥嘴張開,舌頭吐了出來,怎么看都是一副暴斃多日死得僵硬的樣子。

    岳靈兒嚇了一跳,江南笑道:“沒事,我這頭鳥兒就是喜歡裝死,我已經習慣了!闭f罷,惡狠狠地瞪了神鷲妖王一眼。

    “這是什么鳥?居然還會說話!

    岳靈兒臉蛋還是紅撲撲的,笑道:“會說話的鳥兒可不多見,莫非這是一只八哥?不過長得這么大,而且腦袋禿得一根毛都沒有的八哥可不多見!

    “見過四皇子!

    江南沒有解釋,向蘇晃施禮,取下背上的雁鳴弓,笑道:“四皇子認得這張弓么?”

    “這是我皇室的雁鳴弓,乃是圣祖使用的寶物!”

    蘇晃心中一驚,失聲道:“子川,你是從哪里得來的這件寶物?”

    “令兄蘇徹派人持此弓前來殺我,結果這張弓便落在我的手中!

    江南淡然道:“殿下,這張弓雖然是你皇室的寶物,不過既然已經到了我的手里,便不能還給你了,還請殿下見諒!

    蘇晃搖頭笑道:“這張弓是我父皇賜給二皇兄的東西,你既然奪了去,自然便是你的東西。子川,實不相瞞,昨天我父皇到了,我再盡幾日孝道,便要離開此地,前往星月神宗,拜入魔宗,今后世俗的東西便與我無關!

    江南對他的胸襟也很是佩服,岳靈兒聽到他將要離開,急忙挽留,蘇晃嘆息一聲,道:“郡主,不是為兄不想繼續留在藥王府,而是我修煉到外罡境界,想要突破到神輪境界,靈丹已經沒有多大的用處,因此才決定離開。只是……”

    他苦笑一聲,自嘲道:“我雖有孝心,但在父皇面前卻不受寵愛,父皇今日召見齊王等人,我前去請安也被他趕了出來!

    岳靈兒見他如此說,也不好再說什么,請江南與蘇晃落座,命人上了清茶,溫了美酒,三人閑酌,觀賞風景,不由便說到當今的萬寶大會。

    “此次萬寶大會,出現的寶物極多,其中不遜于天鵬羽化**的寶物也有不少,不下二十件,子川兄,你這幾日不在,倒是錯過了這場盛事!

    蘇晃笑道:“這些寶物都引起了莫大的轟動,讓藥王府熱鬧非凡,幾大巨頭在前日召開一場拍賣大會,便是拍賣這些寶物!

    江南也不由動了好奇之心:“不知都有哪些寶物?”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一件殘缺法寶,天蠶寶衣,無物可傷,甚至沐王爺親自出手試驗,一擊之下也未能擊破天蠶寶衣分毫。還有一頭修成神通的大蛛妖體內結出的悟道寶珠,手持此珠參悟武學、靈訣,輕易便可以領悟出其中的奧妙!”

    岳靈兒笑道:“還有一套絕學級的功法,雖然不是羽化功,但也厲害非常,可以與各大王府的絕學并列。除此之外,其他幾件稀世罕有的寶礦,價值不下于你讓我購買的那幾塊寶物。不僅如此,拍賣大會上甚至還出現一門殘缺神通,價值無量!”

    江南露出疑惑之色:“神通?”

    ————周六了,再求一次三江票!

    c

    書迷樓最快更新,請

    收藏書迷樓()。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四川快乐十二看号技巧